您的位置  杭州生活  生活

四川被抄襲店主揭“果小云”:商品信息都是復制 咋成了農民?

  反轉?

  劉先生站出來發聲,稱“果小云”抄襲了自己的店鋪信息。后來他又到知乎留言,開始引起網友的注意,并最終引發劇情反轉。劉先生說,自己本來一開始并沒有打算發聲,也沒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襲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農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讓他反感。

  店群?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果小云旗艦店有店群經營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鋪,不做后端,一個人就管理兩個甚至更多店鋪,商品大部分通過軟件從其他商家復制,產生訂單后,用小號在原商家下單,直接發貨給消費者,吃其中差價。

  致歉?

  11月11日晚和12日,劉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張鋒的電話,在表示歉意的同時,對方提出給予500元的賠償。劉先生沒有要張鋒的賠償,之后也沒有再聯系。張鋒在給劉先生的電話中表示,“多個敵人,不如多個朋友”。對此,劉先生還有些隱隱擔心。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楊靈 報道

  四川蓬溪的劉先生導致“果小云事件”出現了劇情反轉。

  雙11前夕因為把4500克,寫成了4500斤,果小云旗艦店一夜“被薅”700萬元。“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了很多網友的聲援和支持,訂單大增,粉絲暴漲。

  但如網友所言,“瓜吃著吃著就餿了”。很快,劉先生站出來揭露,“果小云”抄襲了自己的店鋪信息。劇情急轉直下,“果小云”先后發布道歉信息,并下架全部商品。

  為何揭穿“果小云”,劉先生說“看不慣果小云冒充農民身份博取同情”。他說“果小云”連商品信息都是復制自己的,如何就成了農民?

  由于涉嫌抄襲注冊信息被曝光,目前果小云旗艦店所有產品均已下架,只剩下三個聲明。在最新的聲明中,“果小云”表示:不想再熬下去了,讓你們失望了,再見!

  抄襲

  “被薅的本來應該是我”

  果小云抄襲店鋪信息和電話

  90后的劉先生不愿具名,他說關于“薅羊毛”事件,劉先生說怪不得消費者,確實是自己把信息弄錯了,責任首先在自己。他以前一直在淘寶開店,與遂寧市蓬溪縣、大英縣等多個村子合作,賣水果、蔬菜等,一直到今年8月才開始嘗試運營天貓店。

  店鋪最初只上了10個產品,沒有推廣。10月下旬,劉先生調整了商品信息,打算主推臍橙。也是這次信息修改,把4500克寫成了4500斤。

  一直到11月1日晚上6點過,劉先生突然發現了問題,但為時已晚,該批次的臍橙在半個小時內已經被拍下100多單,他趕緊做了商品下架處理。劉先生說,也許正是自己下架后,客戶搜索同類商品,最終陣地轉移到了果小云旗艦店。

  劉先生告訴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接下來兩天,他接到多個客戶電話,提及到“果小云”,他才去網上搜索,發現“果小云”抄襲了自己的店鋪信息。在商品詳情頁面,自己留的電話,也一并被抄襲過去。

  “果小云”發布公告稱一夜“被薅”700萬,劉先生對此并不驚訝,他說一單就是兩噸多臍橙,自己的100多單至少也是兩三百噸,“一算賬嚇死人”。

  劉先生說,本來“被薅”的是我,但“果小云”抄襲了自己的店鋪信息,因此“惹禍上身”。

  發聲

  揭穿“果小云”:

  本不想追究,但反感冒充農民博同情

  事件發生后,果小云旗艦店發布公告稱:“一晚上店鋪被拍下了幾萬訂單,發不了貨”。并表示店鋪實際負責人是小布,并強調了小布和叔叔的農民身份,“叔倆湊錢開的店,這家店是命根子”。

  網絡發酵以后,“果小云”一下子得到眾多網友聲援和力挺。淘寶官方也發布公告,將“果小云旗艦店保護了起來”。

  11月8日,果小云旗艦店重新上架之前被“薅羊毛”商品信息,一天時間該商品銷售便突破2萬單,店鋪粉絲也暴漲數十倍。

  也正是這一時期,劉先生站出來發聲,稱“果小云”抄襲了自己的店鋪信息。劉先生告訴記者,自己的“打假”一開始并沒有得到大多數網友的理解,后來他又到知乎留言,開始引起網友的注意,并最終引發劇情反轉。

  劉先生說,自己本來一開始并沒有打算發聲,也沒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襲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農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讓他反感。

  劉先生向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提供了商品原圖,他說這些照片是自己2016年拍攝的,這次上架天貓店,還沒來得及推廣。如今這些照片被復制到了果小云旗艦店,并一下子將其包裝成農民,這讓他難以接受。

  質疑

  “果小云”疑似涉嫌店群經營模式

  商品信息大部分從其他商家復制

  11月19日上午,記者撥通張鋒的電話,其表示最近都在做售后賠付事宜,很忙,大概要等個把星期才能告一段落。他不愿多說,稱過段時間會給予具體回復。

  有媒體報道,張鋒承認無自有果園。“果小云旗艦店”在天貓認證公司為北流市鑫果生態農業有限公司,股東及法定代表人為覃某和趙某某,二人各持股50%。據媒體查證,覃某名下有9家公司,其中7家在廣西。而張鋒和覃某關系特殊,二人在多家電子商務公司、日用百貨公司控股、擔任法定代表人和高管。所謂的“小布”及其“叔叔”一直未曾露面。

  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果小云旗艦店有店群經營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鋪,不做后端,一個人就管理兩個甚至更多店鋪,商品大部分通過軟件從其他商家復制,產生訂單后,用小號在原商家下單,直接發貨給消費者,吃其中差價。

  該業內人士介紹,店群模式轉嫁了風險和成本,并給原有商家帶來危害。比如劉先生,貨賣出去了可能是虧錢的,因涉及促銷返利等,同時沒有得到任何的搜索權重,重復下單還可能帶來刷單的風險。

  張鋒未在電話中回應有關店群模式的問題,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多次聯系天貓客服,但客服人員在要求記者提供記者證編號和電話號碼后,未給予正面回應。

  上述業內人士表示,店群模式在電商領域并不鮮見,這是一層“窗戶紙”,很多人不知道,知道的人不愿說。

  擔憂

  曾接到果小云方來電:愿賠500元

  對方說“多個敵人,不如多個朋友”

  11月11日晚和12日,劉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張鋒的電話,在表示歉意的同時,對方提出給予500元的賠償。劉先生沒有要賠償,之后也沒有再有聯系。張鋒在給劉先生的電話中表示,“多個敵人,不如多個朋友”,對此,劉先生還有些隱隱擔心。劉先生說,他本來不想卷入這個事件,因為害怕惹上是非,他也不愿公布自己的身份和店鋪信息。

  特別是新開的天貓店,是朋友曾軍出資支持開的,曾軍是蓬溪縣金果子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在蓬溪縣吉星鎮有三四千畝觀光果園。

  劉先生介紹,自己2015年從成都回到遂寧,開始做電商,與多個貧困村建立合作關系。蓬溪縣黑白溝村村主任蔣方勝向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證實,劉先生與該村村民的合作始于四年前。

  11月18日,劉先生去黑白溝村了解今年枇杷開花情況,他說,做了好幾年,慢慢提升品質,形成品牌,他給農民搞過多次培訓,從施肥護果到采摘包裝,都要挨著給村民講解。

  蔣方勝介紹,黑白溝村300多戶村民,大部分外出務工,目前有100多戶跟劉先生建立了合作關系,而記者也證實,除了黑白溝村,劉先生還跟蓬溪、大英等多個村子建立了長期合作關系。

  劉先生至今還沒有處理完“被薅”的100多單售后賠付,他說目前損失了1萬多元,大部分已經退單賠款,但也有沒談妥的,給予了店鋪投訴。

  劉先生說,自己已經花了好幾年心血,這店鋪才是自己的“命”,除了身后的農戶,還有這次支持自己的朋友,他說以后只能越做越好,不能就這么“黃了”。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友薦云推薦
湖北11选五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