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杭州生活  生活

8歲兒子患急性白血病 成都夫妻擺攤賣炸土豆:再難也要為兒續命

正在照顧苒苒的王小慶和施建偉

  四川大學華西第二醫院住院部三樓。8歲的苒苒光著頭,蜷縮在病床上。王小慶揪了下兒子的雙腳,沒有反應。她又喊了聲“丑娃”。兒子尋著聲音轉了轉頭,伸出了一只手。

  “他的雙腳已經感受不到疼了,還不受控制,眼睛視力也受到了很大影響。”王小慶舉起雙手蒙住兒子的雙眼,又把左手向右移了移,露出了半只左眼,“現在只有這半個左眼還能看見點東西。”腫瘤加白血病,折磨著這個乖巧的孩子,也折磨著王小慶和丈夫施建偉。

  兒子患病3年了,夫妻倆已經為此花去了70多萬,而未來的治療費用還沒有著落。目前,兩人只好一邊照顧孩子,一邊在租住醫院附近賣著炸土豆籌錢,但效果甚微。

  不幸

  患病的“丑娃”

  腿沒了知覺,眼睛漸漸看不見……

  苒苒的小名叫“丑娃”,他懂事可愛,愛學校,愛爸爸媽媽,愛弟弟。他舍不得離開他們。“要是我不在了,爸爸媽媽好傷心啊。”他還要陪著弟弟一起玩,陪著弟弟一起長大。

  3年前,兒子先是腿部疼痛,最后到了背部,醫院診斷患上了腫瘤。一家人在成都、北京等多地求醫治療。并在2017年上半年連續進行了多次大的化療,而后是長達一年的小化療。2018年9月,病情得到了控制和好轉。苒苒出院了。

  “醫生說恢復得不錯,可以停藥了。”王小慶和愛人興奮不已。苒苒也很興奮,他可以回到校園了。“除了走路腳有點不利索,其他和正常小朋友都沒什么兩樣。”

  沒想到,不到一年,苒苒的身體惡化了。劇烈的疼痛席卷而來,從手臂到頭部,劇烈時,苒苒在床上打著滾,用頭一下下地碰著墻壁,直到筋疲力盡,沉睡過去。夫妻倆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僅僅半個月后,苒苒的視力出現惡化,眼前的畫面一再模糊,只有半個左眼能稍看清點東西。“腿沒法再走路,慢慢沒有知覺,眼睛又惡化了……”王小慶實在說不下去了。

  醫生診斷,腫瘤進入到腦部,壓迫到了苒苒的視覺神經。急性白血病導致了病情的變本加厲。“他身上的腫瘤和其他的不一樣,是與白血病一體的,白血病本來就是一種造血系統的惡性腫瘤,只是最開始的發病治療一直以為是其他問題。”

  希望

  絕境時的轉機

  3名供者骨髓配型全相合

  一個多月前,王小慶和施建偉一起為苒苒做了骨髓配型,結果半相合,并不理想。醫院沒有放棄這個孩子,最終在中華骨髓庫成功地與3人進行了配型,全相合。這是一個極好的消息。

  目前,一名供者已經確定,將在接下來進行身體各方面體檢,順利的話,在其后三個月內即可完成移植。更值得期待的是,苒苒或許在春節前就能得到移植,夫妻倆盼望著這一天。

  不過,兩人目前面臨的一個現實問題是,繼續治療的醫療費。這是一筆不少的費用。“至少要30萬,如果后面出現排異,出現其他問題,再繼續治療的話,還不知道是多少。”王小慶說。絕境之時,孩子又迎來了一絲希望。王小慶和施建偉不想放棄。他們在網上籌款,但“效果一般”。

  “如果成功,孩子的生命就可以延續,腫瘤控制好,視力也可以慢慢有所恢復。”這是王小慶最想看到的。 “如果不成功呢?”記者問。“不成功就可能做完很快人就沒了。”王小慶回答。“那你做了萬分努力,最后失去的準備做了嗎?”“沒想過不成功……一定會成功的。”

  堅守

  從未想放棄

  夫妻倆再難也要為兒續命

  為了照顧苒苒,兩個月前他們在醫院附近的一個老舊小區租下了一個房子,方便往返醫院。“喜歡做吃的”的王小慶看著別人做炸土豆,夫妻倆便也準備了一個小三輪,開始擺攤。上午,他們前往醫院照顧孩子,中午孩子爺爺到醫院接替,他們則回到出租屋準備食材,下午三四點左右出門。三輪車上擺著串好的串串,備好的涼面,以及他們的主營小吃炸土豆。“成本投入小,利潤高一點,還好操作。”

  施建偉很自信:“我們的土豆味道好,很多人買了都會再來。”天涼了,他還準備和妻子再賣點面。“不說能夠籌多少,但至少能夠把生活費籌起來,孩子的一些小檢查,查血等等的費用就有了。”

  夫妻倆擺攤的位置就在小區外側的巷子里,擺攤的時間從下午三四點一直要持續到晚上10點以后,甚至11點半。“必須賣完才會回去。”施建偉說。

  “父母都是為了孩子的,就算砸鍋賣鐵,把房子賣了也要為他治,不管欠下多少債,慢慢掙慢慢還,但孩子放棄了就沒有了。”王小慶說。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杜玉全 攝影記者 劉海韻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友薦云推薦
湖北11选五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