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杭州資訊  民生

流水的玩家鐵打的“殼” 誰是下一個接盤俠?

      今年4月,隨著*ST步森2240萬股股權在阿里平臺上落槌,這家公司在5年內迎來了第五位新主人。

      在不曾落幕的A股易主大戲中,“幾家歡喜幾家愁”是這群冒險者的宿命。若將時間軸拉長到5年,在2013年掀起的并購重組及易主浪潮中,不少公司已幾度易轍。據上證報不完全統計,近5年來,頻繁變更實控人的A股公司達到17家。

      新舊交替、騰籠換鳥,本是實體經濟轉型升級的路徑。但不少案例中,入主方借杠桿之力,以產業整合為名,對上市公司進行“盤活”,而市場最終看到的卻是違規運作、惡意掏空等荒謬劇情。在擊鼓傳花的鼓點聲中,有人低賣高買賺得盆滿缽滿,有人重金入局又狼狽出局,亦有人觸犯司法紅線身敗名裂。

      令人扼腕的是,在這個沒有硝煙的戰場上,但凡是流轉于各路資本玩家手中的“殼”,大多是舊瓶裝新酒,并未舊貌換新顏,甚或淪為資本的玩偶。

      易主“走馬燈”

      如果要說*ST步森近年來最大的變化,那就是老板換了又換。上證報梳理發現,自2014年以來,該公司已經四度易主,其中在任最短時間的一名實控人僅駐留了15個月。

      回溯公告,2015年5月,謀劃賣殼已久的步森股份12名創始股東,將上市公司控制權轉讓給楊臣、田瑜等人。1年多后的2016年8月底,楊臣、田瑜等人又將*ST步森的控制權轉手給了長袖善舞的資本玩家徐茂棟。

      2017年11月,無功而返的徐茂棟從*ST步森成功脫身,將權杖交給了愛投資董事長趙春霞。令人唏噓的是,今年4月,趙春霞因債務糾紛被迫“出局”,其所持股權被司法拍賣給了名不見經傳的王春江。

      類似的劇情亦在江泉實業上演。在江泉實業近5年來的五名實控人中,大佬鄭永剛的出現,一度令這家上市公司備受期待。2015年6月,陳光、劉東輝夫婦接手江泉實業還不到1年時間,鄭永剛斥資近6億元一舉拿下實控權,并曾籌劃資產重組。但因監管形勢變化,江泉實業重組最終未能成行。

      1年多后,鄭永剛將江泉實業控制權轉讓給了大生農業,蘭華升晉升為實控人。然而,新主人的到來不僅未能令江泉實業扭轉頹局,反令這名“新主”負債累累,其質押的股權遭遇違約風險。2018年底,蘭華升將所持江泉實業的全部股份對應的表決權委托給東方邦信資本行使。今年10月,隨著大生農業所持6566.71萬股股票被成功拍賣,江泉實業實控人將再度變更。

      A股市場上,曾經豪言壯志的“新主”淪為匆匆過客并不罕見。據不完全統計,在今年實施的實控人變更案例中,近5年來多次易主的上市公司多達17家。其中,ST新梅、仁東控股、全新好等公司5年內三度變更實控人;恒天海龍、華仁藥業、大連電瓷、*ST皇臺、玉龍股份等12家公司兩易其主。

      “在二級市場持續震蕩、股權質押爆倉等多重因素的推動下,真正入主公司并完成轉型的很少,但控股權轉讓的熱情依舊高漲。資本玩家通過杠桿買殼,并將股份質押融資,隨后推動公司重組及其他資本運作,希望通過后期股價上漲獲利退出。”市場人士表示,這種行為不僅放大了市場風險,也會擾亂市場正常交易秩序。

      “每次實控人變更,都需要重新適應,每個老板的想法都不同。”浙江一家多次易主的公司董秘表示,實控人變化后,董事會重新洗牌,新任管理團隊往往不在公司所在地辦公,溝通銜接都存在一定的問題。

      接盤俠出局

      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以A股跌宕起伏的資本系為例,其近年遭遇大規模崩塌,是資本博弈最好的鏡鑒。從更長的視線、更廣的視野看,以產業整合之名玩金融杠桿,謀取套利之實的資本玩家,注定是敗局。

      近年,隨著監管部門加大對股價操縱、內幕交易等違法違規行為的打擊力度,加上金融去杠桿的大背景,曾經一本萬利的殼生意風險盡顯。一些高杠桿玩家,或止損割愛,或狼狽出局。

      “85后”金融女博士趙春霞,便不幸成了最后那個接盤者。2017年10月,趙春霞通過重慶安見耗資10.66億元從徐茂棟手中受讓*ST步森2240萬股股份,占總股本的16%,另獲得13.86%的投票權。讓趙春霞始料未及的是,其入主*ST步森后,公司股價一路狂跌。2018年6月,*ST步森的股價已由收購時的47.60元跌至15.14元,導致趙春霞浮虧7億多元。此后,重慶安見的股權質押融資跌破平倉線,趙春霞無力回天遭遇強平出局。

      資本玩家徐茂棟雖在*ST步森全身而退,卻在另一收購的上市公司*ST天馬身上原形畢露,栽了大跟頭。證監會近日披露的處罰書觸目驚心,徐茂棟先從信托借了15億元買上市公司,再從*ST天馬中掏了10億元放進自己的口袋,甚至還違反程序讓上市公司收購自己的資產,將上市公司當成了提款機。如今,隨著徐茂棟一系列違法違規事項暴露,迎接他的是身敗名裂的厄運。

      因市場波動及監管環境變化,陷入多舛命運的殼玩家并不在少數。如“囤殼”3年的華仁藥業前實控人周希儉,2016年7月斥資16.58億元受讓26.46%的股份獲得實控權。而在今年7月,周希儉以4.8元/股的價格,將20%的股份以及6.66%股權的委托表決權轉讓給西安曲江新區管理委員會。這一價格與9.53元/股的投資成本相比,已折價近一半。

      止損出局并不是最慘的。中超控股、億晶光電等收購方,加杠桿買殼后,又質押上市公司融資,后因股價大幅下跌資金承壓,最終牽累自身無法善后,所持上市公司股票被司法拍賣,可謂賠了夫人又折兵。

      “過客”之過

      資本,是轉型升級的必需品和催化劑。但如果掌握資本的人一心逐利,無視規則和底線,其轉型步伐可能事倍功半裹足不前,甚至前功盡棄遺禍無窮。

      梳理可見,入主上市公司的新東家初始均有所籌謀,意圖對上市公司進行改造升級。從電線電纜轉型紫砂文化金融、從焊接鋼管進軍新能源、從傳統制造業轉向金融科技……五花八門的跨界玩法奪人眼球。

      但潮水退去,裸泳者顯形。梳理這17家上市公司易主后的運營軌跡發現,新主人并未帶來新氣象,轉型之路絕非坦途。

      曾以1億元買下28把紫砂壺的中超控股,轉型之路磕磕碰碰。主營業務為電線電纜制造的中超控股,2013年進軍紫砂領域,并在此后的4年間大舉投入紫砂產業鏈。2017年,公司控制權交給了深圳鑫騰華實控人黃錦光、黃彬,公司隨后將紫砂業務剝離,定下了電纜及日化實業雙主業的發展戰略。但還未來得及“大展拳腳”,黃錦光、黃彬二人因無力支付股權轉讓款項而出局,原實控人楊飛重掌控制權。

      玉龍股份的新能源轉型亦慘淡收場。2018年3月,在大佬王文學入主玉龍股份后的第二年,公司斥資近7.9億元投資天津玉漢堯33.34%股權,進軍三元材料市場,后多次對其增資,欲轉型成為一家以石墨烯技術為主的技術型公司。事與愿違的是,盡管玉龍股份在新能源領域不遺余力,但業績慘淡股價疲軟,轉型之路異常艱辛。今年6月,王文學從玉龍股份抽身,實控人變更為賴郁塵,上市公司所持的天津玉漢堯股權被全部出售。

      從轉型方向看,金融科技是香餑餑,*ST步森、仁東控股、華軟科技等皆是如此。比如,2014年,從事精細化工的華軟科技開始向大健康領域轉型,此后不到3年,隨著擅長資本運作的華軟控股掌舵,華軟科技決定朝融資租賃及供應鏈管理業務方向發力,并于2017年收購華軟金科,進一步確立金融科技的轉型方向。之后,華軟科技又將銀港科技、銀嘉金服等多家公司收入囊中,合計耗資6.3億元,但收效甚微。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華軟科技金融IT軟件開發與服務業務占營收比重分別為5.91%、7.20%、5.67%。不久前,華軟科技控股權轉讓,實控人變為張景明,并籌劃了重大資產重組,擬作價約13.6億元收購間接控股股東八大處科技參股的奧得賽化學100%股權,重新“回歸”化工業。

      “前幾年,不少資本喜歡買殼玩金融科技,因為當時這個行業不需長年的實業根基,監管尚未到位,市場也比較熱。但這兩年,隨著監管收緊,杠桿下降,泡沫開始破了,錢也不好找了。”投行人士表示,資本玩家以套利為目的的運作,對原本羸弱的上市公司是二次傷害,不少公司淪為“資本玩偶”后信譽掃地,積重難返。“吃虧的,還是中小投資者。”

      值得注意的是,證監會負責人此前表示,要全面深化資本市場改革,對于資本市場長期存在的體制機制問題,不能久拖不決,也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可以預見的是,殼資源貶值是長期趨勢,違法違規成本也會大幅加大,上市公司要高質量發展,不能容忍資本玩家。”上述投行人士稱。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友薦云推薦
湖北11选五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