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杭州資訊  新聞

“刺猬手”女兵無防護爬線桿 扎滿倒刺用針挑(圖)530003

陸軍第54集團軍某通信團女兵連有線班班長,下士軍銜,榮立三等功2次。

 

“刺猬手”女兵無防護爬線桿 扎滿倒刺用針挑(圖)530003

 

  陸軍第54集團軍某通信團女兵連有線班班長,下士軍銜,榮立三等功2次。陳 銳攝

  歷史上有個“尹靈芝”,是個“劉胡蘭式”的女英雄。“鐵軍”通信團也有個“尹靈芝”,與英雄同名。別看她面容清秀、身材嬌小,可一踏上演訓場,也頗有幾分英雄氣。

  這是一項名為“單兵千米綜合作業”的課目,被稱為有線兵的“鐵人三項”。項目要求參賽者在限定時間內,手持20公斤重的兩個纏滿線纜的絡車,通過含彈坑、高墻、鐵絲網等的千米障礙,并采用固定攀登、道路架設等方法,完成往返放線、收線任務。

  由于項目難度大,對體能要求高,該團的千米綜合作業訓練場建成以來,鮮有女兵踏足。

  “同樣是有線兵,為啥女兵就只能做簡單的收放線訓練?”看著訓練場上男兵們上蹦下跳練得“歡實”,尹靈芝按捺不住了。這不,瞅準上級組織創破紀錄比武的機會,她提出要上千米綜合作業場上比一比!

  男兵們一聽,啞然失笑:“你還是先背著兩個絡車跑個五公里再說吧……”身邊的班長也“扯袖子”阻止,訓練大綱在這個課目上對女兵又沒硬性要求,這是較哪門子勁。“我的目標是戰場,這打起仗來不分男女吧?”她用力咬咬嘴唇,一本正經地擺出理由。

  當初,她新兵下連被分在通信值勤站,卻決定參加女子500米收放線課目比武,那表情也是如此。收放線是有線專業的訓練課目,和通信值勤并無關聯。當時,尹靈芝卻執意要跨專業挑戰,理由也是一句話:“要當個優秀的通信兵,不能只會一種本領吧?”

  有線專業是公認的“體力活”。走下“三尺機臺”,背上沉重的絡車,尹靈芝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體能。“要打牢基礎,必須給自己加碼。”跑步,別人一天跑5公里,她跑8公里;收放線訓練,背上絡車,她一練就是二三十趟,左手虎口被被覆線磨出了繭子,肩膀也被背帶勒出了血印……幾個月后,尹靈芝參加原濟南軍區組織的女子500米收放線課目比武,一舉打破紀錄奪得冠軍。

  成功豈能輕易復制?盡管打心眼里欣賞尹靈芝的拼搏勁兒,報名參賽前,女兵連連長馮麗杰還是半開玩笑似的又問了次尹靈芝:“單兵千米綜合作業,當第一個‘吃螃蟹’的女兵,你確定參加嗎?”“確定!”尹靈芝用力點頭回答,表現得像是做足了吃苦的準備。

  然而,初登千米綜合作業訓練場,卻是另一番景象:輕裝往返過一趟障礙,她便被累得上氣不接下氣、全身大汗淋漓;全副武裝拎起兩捆被覆線,便一下子把她一米六幾的個頭壓到了一米五幾;第一次固定攀登,她竭盡全力卻難達標準線,只能咬牙與線桿對峙在3米多高的空中……

  “別人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那段時間,尹靈芝不斷給自己打氣。為縮短固定攀登的時間,她爬線桿從不戴手套和護腕,每次急速下滑,小臂和手掌都扎滿倒刺,用針挑完后留下紅紅一片血印,被戰友們戲稱是“刺猬手”……幾個月下來,尹靈芝的訓練成績終于從剛開始的28分鐘提高到19分多。

  2015年9月,尹靈芝如愿踏上了原濟南軍區組織的通信兵夜間單兵千米綜合作業比武的賽場。漆黑的賽場上,尹靈芝攜帶的手電筒在高高低低的障礙間時隱時現,宛若快速游動的星點,黑色的被覆線已融入夜色,只有絡車呼啦啦一陣陣狂轉……“18分50秒!”最終成績公布,她以較大優勢戰勝對手。

  不過,挑戰還未結束。今年7月,尹靈芝又參加了中部戰區陸軍組織的單兵千米綜合作業比武,并以15分41秒的成績力壓多名對手奪冠。就在大家期待她在這一項目上再創佳績時,,尹靈芝卻向連隊申請“轉行”學習戰術互聯網裝備。這意味著,她得再次從零開始。

  “掌握信息化裝備,可不像過障礙,肯流血流汗就能提高水平……”有戰友善意地提醒她。“無論遇到什么困難,既然選擇了,我就會堅持下去!”尹靈芝又是一臉堅定。(鄒菲 陳銳)

  挑戰的青春最美麗

  ■尹靈芝

  “你不勇敢,沒人能替你堅強。”我常常告誡自己,男兵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血性不等于男性,勇士也可以是女士。作為一名新時期的“鐵軍”女兵,唯有拼搏的軍旅才精彩,挑戰的青春最美麗。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友薦云推薦
湖北11选五5走势图